《秋收冬藏》散文精选推荐

发布人:新园地 发布时间:2020/10/6 10:07:22
《秋收冬藏》散文精选推荐

千呼万唤始出来,捱过漫漫长夏,秋天终于在几场雷雨之后,姗姗来迟,虽是贱物斗穷人,但市面上的时装店、精品店已有秋装出现。现在疫情趋缓,贪靓之人不惜大破悭囊,给市面增点生气。

    我们读千字文,总会认识“秋收冬藏”一词,从前生活在农村,对于该词体会很深。少时,我随抗日部队驻守农村,军粮虽是出自政府,但副食品只能靠自己张罗。到了秋天,部队种下的木薯、南瓜、番薯、芋头等物,都面临收获季节。更令人垂涎的是,随潮汐而来、蠕蠕而动的禾虫,随秋风而至、满布田野的禾花雀(其时并无禁令),和满田跑动的田鼠,乃至豹狸和花锦大鳝王,都是我们虎视眈眈的心仪猎物。

    移民加国后,体会更深。加国四季分明,枫树落叶是为了保存实力,以备明春制造枫糖,野兽尽量摄食,是为了应付大雪封山时有充分脂肪捱过寒冬。加国农业部赠款给农民凿掘鱼塘,塘址必需接近粮库,塘深必需超过十英尺,因为严冬时期,有时冰厚十呎,如果塘水达不到深度,所养的淡水鱼就会冻死。

    据说,北美洲的淡水鱼如鳙鱼、鲩鱼、鲤鱼、生鱼等,都是来自广东,移殖的目的是利用它们吃掉湖溪中阻塞水道的水草。起初,我还担心它们来自南国,捱不住北美的酷寒,谁料它们并未被冻僵,反而在厚冰的水中抢掠残存浮游生物,到了春暖冰消时往水面一瞧,奄奄一息的是土生土长的本土鱼,龙精虎猛的却是中国鱼,以后生生不息,把本土鱼挤得容身无地。始作俑者大为失悔,但已悔之晚矣。

    南国朋友读到“孤舟蓑笠翁,独钓寒江雪”,便不胜悲凉。我在加国时,农场中横贯着一条颇为不小的河,河中的淡水鱼不少。到了秋天,我农忙已过,趁着河岸枫树转红,秋光明媚,携一樽威士忌上了小船,在斜阳下垂钓,金风拂鬓。

    秋到山林,夕阳迟迟未下,如同进入红色天地,在满地萧萧落叶声中,小动物到处窜动,野兔、田鼠和箭猪都养得身圆如球,无数不知其名的野莓野果,挂满枝头,任由小动物享受。我们赞叹上天给它们的恩赐。

    我最爱随印第安人乘独木舟收割野米,野米生长河边或湖头,秋深稻熟,他们傍着稻穗,把谷脱到舟上,带回家中,把外皮除去,便是幼长黝黑的野米。他们猎到野鸭,把野米塞进鸭腹,其味之美,不可言诠。

    李烈声
参考网址:
  http://
【温馨提示】

1、本站是文章推平台,由会员自主发布文章

2、任何要求先付费不可轻信

3、不要直接转账交易,最好走担保平台

4、网络信息要注意防骗

5、文章如有存在侵权行为请与我们网站管理员联系。